混凝土搅拌站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混凝土搅拌站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九江杨虎彪喂食猛兽就似斗智斗勇的战斗

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7:22:00 阅读: 来源:混凝土搅拌站厂家

草食动物我在打扫它在吃草,很有趣

肉食动物它在背后死盯着你,不好受

杨虎彪:喂食猛兽就似斗智斗勇的战斗

杨虎彪饲养了五六年的东北虎隔着铁网亲昵地蹭蹭他。

李桂芬 实习生 余舟唱晚 记者 商乐/文 首席记者 刘家/摄

东北虎隔着笼子亲昵地用头蹭蹭杨虎彪,宛如电影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里老虎和人相处时的亲昵情景,而这一幕就在市动物园上演。身为动物园饲养员,杨虎彪曾经饲养了这只东北虎五六年,如今东北虎只要看见杨虎彪便会蹭蹭他。狮子、老虎、狼、熊在长达2年的饲养生涯中,杨虎彪与动物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但每一次的打扫和喂食,仍然是一场斗智斗勇的战斗。

1你在前面打扫狼在身后死死地盯着你

每天早上5时30分,整个城市还在睡眠中,杨虎彪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非洲狮、非洲黑虎、狼、棕熊、金钱豹、野猪照顾这些别人眼中的猛兽是他的工作内容。每天早上,他要赶在开园前,打扫动物的笼舍,换上清水,并且喂食。8时左右,照顾完这些动物后,杨虎彪就开始了一天的巡查工作,他要观察这些动物的粪便以确定它们的身体状况,还要防止游人用石头、木棍等攻击这些动物。16时,他还要再喂食一次。

对于杨虎彪来说,或许每天的打扫喂食已经成了习惯,但在外人听来,这无异于一场斗智斗勇的战斗。动物的笼舍分外舍和内舍,中间用一道铁栏杆隔着。每次打扫外舍时,杨虎彪都要先想办法把动物引到内舍后,再迅速跑出去把中间的铁栏杆放下。对一些攻击性强的动物,有时候甚至要装作攻击它,引其进内舍。但即使用铁栏杆隔着,也不能让人完全放心。要一边打扫一边时刻关注动物的去向,它现在离你多远,在干什么,时刻提防可能出现的突然攻击。杨虎彪说,狼、非黑虎这些动物的攻击性比较强,每次打扫时,他们都会站在铁栏杆前走来走去,或者死死地盯着你。被一只狼在背后紧紧盯着的滋味可不好受。尤其是每年的3~5月,动物发情时就更麻烦了。那时候动物会显得特别燥,会一直用爪子扒拉铁栏杆。所以我们也需要经常检查这些铁栏杆是否牢固。杨虎彪说。

这要求饲养员格外细心和小心,因为这关系到自身以及游人们的人身安全。杨虎彪当了21年的饲养员,饲养危险的肉食动物超过10年,有一次经历让他至今想起来仍心有余悸。三年前,一个下雪的冬日,杨虎彪在狼的笼舍外围打扫走廊卫生。这只狼,他已经饲养了近10年了,但因为狼的野性大难以驯服,攻击性依旧很强。杨虎彪在打扫时不小心踩在地上的冰块上滑了一下,手撑在了笼子上,当即就被狼咬了一口,中指指甲三分之一处被咬断,伤口深可见骨,休养近两个月才慢慢恢复。

2与猛兽的感情:东北虎亲昵地蹭蹭他

点点,过来。点点是一只非洲雄狮,杨虎彪饲养了它三年。听到杨虎彪的呼唤,因为天气炎热而懒散地趴在地上的点点站了起来,这只体型高大威风的非洲雄狮立马引起了游人的惊叹。它踱步到杨虎彪身边,用头蹭蹭他,走开几步后,又重新回到他身边亲昵地蹭着,仿佛是散步回来和他自然地打个招呼。

人和动物的关系十分微妙,虽然有些动物野性比较大,难以驯服,但更多的动物在饲养员的精心照顾下开始与人类亲近。杨虎彪曾经饲养了动物园里的东北虎五六年,如今,杨虎彪仍然经常去看望它。而这只看起来威风凛凛让人望而生畏的东北虎,在见到他后会隔着笼子的铁网,用头亲昵地蹭蹭他,如同一只正在同主人玩耍的大狗。而杨虎彪也会轻轻地抚摸这只高大的东北虎。

这些年,动物园里的动物杨虎彪几乎都饲养过,从最早的禽类、草食动物到现在饲养肉食动物,他们各有各的特点,也和他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杨虎彪曾经饲养过一只秃鹫,这只秃鹫的健康状况一直牵动着他的心。用他的话来说,就是曾多次强行喂食,硬生生地把秃鹫救活。当时这只秃鹫有咽喉炎,不肯吃东西,一天下来就已经奄奄一息。看着它没有生气的感觉非常难受,我们就把肉剁碎,抓住它,把碎肉灌到咽喉里,强迫它进食,总算恢复健康。然而,这只秃鹫还是因其他原因死了,让杨虎彪叹息不已。

饲养禽类、草食动物和肉食动物都有各自不同的特点。禽类和草食动物活动场所比较大,打扫起来工作量很相对肉食动物大得多,但是危险性也低很多。打扫禽类和草食动物的笼舍,只需要和它们隔一定的距离就可以了,不需要用铁栏杆隔住。常常是我在左边打扫,骆驼们就在右边吃草,也很有趣。杨虎彪说,除了这些,肉食动物吃生肉,需要提前准备好,把肉解冻后放在干净的地方,让动物进食。如果动物们病了,则要把药片包裹在肉里,让动物不知不觉中吃下去。如果是草食动物或禽类,则要把药片碾碎后伴在谷子里,或者化在水中让动物吃下。

3即将退休他舍不得这些有灵性的动物们

1993年,在甘棠公园工作的杨虎彪申请到动物园工作,这一干就是20多年,饲养动物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。

今年是杨虎彪饲养动物的第21个年头,也是他即将退休的一年。有人欢喜有人愁,杨虎彪不愿意离开这些动物们,但他的妻子和女儿却盼了很久。这些年来,妻子一直非常担心他的安全问题。她总担心我有危险,尤其是前几年在新闻上看到有饲养员受伤时。我总和她说,只要细心一点,是不会有事的。在杨虎彪看来,干一行就爱一行。这些动物是有灵性的,你用心对他们,他们也会知道的。杨虎彪说,就算是退休了,他也会经常回来看看这些动物们,饲养了这么多年,舍不得,一天没看到他们,还怪不习惯的。

如今,杨虎彪最担心的,是这个行业的继承和延续。我们动物园里现在只有五六名饲养员,都是年纪比较大的。现在没有年轻人愿意干这一行了。杨虎彪说,因为饲养动物有一定危险性,而且动物笼舍里又脏,气味大,虫子也多,因此没有年轻人愿意干这行。他说,很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继承这个行业,这些动物是有灵性的。

石家庄定制西服

日照制做劳保工服

长春制做西装

临沂工作服定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