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凝土搅拌站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混凝土搅拌站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金华磐安药商遭遇囤药之痛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8 10:45:09 阅读: 来源:混凝土搅拌站厂家

金华磐安药商遭遇囤药之痛

现在只要有囤货就得亏

囤货,在中药材行业内是一种传统。

黄广山是磐安新渥人,做了十二三年的中药材生意。2009年,浙贝的价格只有每公斤十五六元,他就曾经囤了100吨。此后的价格如同雨后春笋节节攀升。

黄广山清楚地记得,2010年元宵节,浙贝价格就涨到了每公斤33元;到今年春节,涨到每公斤50元;之后的上涨速度更是令人惊叹,到了今年4月,*价达到每公斤98元。

涨价的时候,我所认识的大多数药商都在买进,少则10吨,多则几百吨。*疯狂的时候,*就涨六七元每公斤,捂*就赚好几万元啊。在中药材市场的囤货大潮中,谁都不知道哪里才是拐点。

黄广山在浙贝98元每公斤的高价时买进,碰巧不幸撞上了降价的拐点。此后,浙贝价格一路下跌,跌到了现在的60多元每公斤。加上店里囤的白术等其他药材,他家仓库里囤积的药材一下子缩水了几百万元。

具体囤了多少吨,就不说了。现在价格这么低迷,说出来也没有意思。黄广山又叹了一口气,沉默了一会儿。他庆幸自己上半年犹豫之后花200万元买进一块地皮,本来这钱也是要拿来囤药的。

不过,尽管药价节节下跌,黄广山并不准备出手。要是再继续跌?那我也管不了了,总之现在出货亏得太多了,打算继续囤着,总有*行情会好起来的。黄广山说,在新渥药材市场的几百家药商中,他估计有70%都有囤货。

继续囤着也是他周围部分药商的想法,但等到什么年月才能回涨,大家心里都没有底。

药市跌价的连锁反应

除了七叶一枝花、龟板等野生药材品种之外,铺子里的几百种药材大多数都在降价,其中很多都是常用品种。降幅在20%~30%的中药材比比皆是,有的甚至降了一半价格。同样在磐安新渥药材市场做生意的魏*是个药二代。他父亲做了30多年中药材生意,他自己则做了5年。

目前的中药材品种里,十样有八样在跌。在磐安新渥中药材市场,除了浙贝,还有党参、黄芪、当归、川芎、元胡、白术、海金沙、覆盆子等等。其中党参的价格从3月的每公斤120元降到每公斤70元,黄芪从每公斤35元降到现在的每公斤20元,当归从每公斤40元降到现在的每公斤25元,覆盆子从原先的每公斤100多元跌到现在的每公斤50多元。

跌价的药材销量不会很好。魏*说,买涨不买跌的心理影响了降价药材的销量,不少采购商等着药价的进一步下跌。这种观望状态会传染,部分药材的销量不好,会影响更多药材的销量。而销量下降则又引起价格下降,造成更多中药材降价。

被游资炒高的价格回归理性

中药材的价格,迟早有*是要下跌的———这点很多药商其实心里都清楚。只不过这*现在已经来了。药市如股市,有赚就有赔。魏*感慨道。

从2004年开始,中药材开始涨价,一路高歌猛进,而这并不是真正的市场需求造成的。本来市场上的药是够用的,有人囤货炒作,流通的药供不应求,药价就抬高了。药农的种植积极性也随之大增,药材越种越多。事实上供应量早就超出了真正的需求。

事实上,魏*也曾经囤了浙贝,不过在涨到每公斤65元的时候全出手了。现在他家里除了几吨山萸肉,几乎没有库存。山萸肉的*峰在去年下半年,价格为每公斤55元,现在他估计连每公斤40元都卖不出。

中药材天地网总经理刘光辉说:商贩、农户、游资、市民都在囤货,全民炒药的结果就会形成市场泡沫。前两年,中药材价格明显是虚高的,现在的暴跌就是理性回归。

虽然现在的暴跌伴有阵痛,但药价方向被扭转到正常轨道。现在有的采购商认为有的药材价格跌得差不多了,又开始采购。当然大多数仍处观望状态。

价格太低就不会有人种中药了,也不会有人卖。药市的低谷还会持续一段时间,但过两三年,药市的行情肯定会再好起来。这是市场规律。无论是黄广山还是魏*都很相信这点。

价贱伤农现象恐重现

药材降价也直接影响到了药农。

磐安玉山镇的白术下月就要开始采收了。家里种了两亩多白术的陈育平去打听了一下干货收购价,大概是每公斤10元,比起去年的每公斤18~20元几乎下降了一半。

我家算是种得少的,我外公家每年种8~10亩,种得多的农户种了几十亩。陈育平说,因为去年的价格好,今年种白术的药农有所增加,不少人种的面积也扩大了一些。没想到药市转眼低迷,谁都不看好今年的收购。

在磐安新渥镇,则是种贝母的人比较多。黄广山家里就有很多亲戚是药农,有人种了三五十亩。所幸今年夏天收购的时候,浙贝降价还不是很厉害。

不过按照现在的价格,继续种浙贝就赚不了钱了。今年贝母种子售价大约在每公斤35元,加上每亩施用的农药、肥料和人工费,到明年再收上来,每公斤贝母的成本大约和现在的售价持平。黄广山说。

同样是中药材,东阳市城东街道寀卢村的三棱也卖不出去。现在刚好是三棱药农大批收获出售的时节,而售价从去年的每公斤6.4元跌到了现在的每公斤4.4元。

即使这样,还是卖不出去。村里的收购站现在收得很少,很多药农都在犯难。我明年打算少种几亩。寀卢村药农卢德金说。今年他家里种了7亩三棱,因为去年三棱收购价格高,种植规模扩大了一倍。

不过白术晒干可以保存三五年。嫌价格太低的药农可以选择先出售一部分;囤一部分,等行情好了再卖。陈育平说,药农种田是几十年的长久活,无论药价涨跌,该种还是要种,不然没有出路。也有经验丰富的老农认为,今年降价了,明年说不定会回涨。

延伸阅读

销售末端反应不明显

而在市区药店、医院,中药材降价的反应并不十分明显。

市区九德堂10月20日的中药饮片调价单上,只有山药一类降价,从每100克6.9元降到5.1元。倒是在8月降价的品种更多一些,不过幅度并不大。

市区尖峰大药房双溪西路分店的经理项女士也说:近段时间只有近10种药材降价,但幅度并不明显。像常用药里的金银花、太子参等,目前我们还没有接到降价通知。

项女士介绍,除了山药,目前药店降价的主要有佛手,从每公斤608元降至540元;番泻叶,从每公斤47元降至41元;吴茱萸,从每公斤135元降至122元;全蝎,从每公斤3915元降至3780元。这样幅度的降价,消费者一般难以察觉。

在婺城区第二人民医院中医专家就诊室,老中医方国伟也介绍,目前医院降价的药材并不多,也不明显。

毕竟目前中药材降价还主要集中在药商的上游环节,中间要经过销售公司、中药加工厂等环节,才到药房,我们属于*末端的销售环节。上游和中游都有囤货,可能要消化一段时间,降价才能明显地体现到我们药店。尖峰大药房的项经理对此作出解释。

泸州工业设计

甘南产品设计

仙桃工业设计

湛江产品设计